苏岸易胭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50举报小编:user01

    苏岸易胭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原名《待你心里不挪窝》缉毒警察男主×外科医生女主,男主深城府病娇;女主霸气艳惑。易胭最近出来交流学习无非听讲座, 观摩手术,和专家分析病例。比在急诊工作时还闲逸。同来的不只同个医院几位同事, 还有其他医院的医生。又是一大清早,易胭起床洗漱后到讲厅里坐软椅上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苏岸易胭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待你心里不挪窝第15章

    易胭只是怔愣一瞬, 随后恢复自然。
    诊室里只有医用器具轻微碰撞发出的哐当声。
    苏岸没进来,只站门口, 淡淡瞥了易胭后背一眼,想起昨晚被扔垃圾桶里的药。
    崔童坐病床上,深觉尴尬,想立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谁他妈想遇见这种尴尬场景。
    易胭端着器具朝病床走过去。
    做坐病床上的崔童手上还绑着绷带,易胭戴上手套给他拆绷带,而后观察伤口, 消毒上药包扎。
    从头到尾诊室里没人说话, 一片安静。
    给崔童处理完伤口, 易胭收拾器具,口罩后眼睫低敛:“伤口别碰水,这次换好药后可以不用过来了。”
    崔童赶紧点头:“好。”
    说完又觉不对, 又慌忙问:“对了医生,我这手会不会留疤啊?”
    易胭抬眸瞥他一眼:“会,但不影响活动。”
    崔童立马道:“那个医生我怕留疤,你给我开个除疤的药吧, 我到窗口去交钱领药。”
    虽然很少见到男生如此在乎手上疤痕,但易胭也没说什么, 回到桌边给开了个单。
    崔童接住易胭递过来的单子:“谢谢医生。”
    说完连忙朝门口的苏岸走去:“那个,苏队我去拿个药,待会再来找你。”
    苏岸嗯了声。
    崔童立马溜走,紧接着苏岸进了诊室。
    易胭刚才听崔童的话, 大概也知道苏岸有伤口要处理。
    这忽然让易胭想起两个月前两人第一次见面,那时苏岸执行任务受伤,对她一分不理睬。
    现在想其实二人境地也没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僵着,唯一有变化的,大概是知道苏岸有女友。
    他们的关系从没缓和过。
    两人照旧没说话,没等易胭开口苏岸径直到病房那边坐下。
    诊室里只剩易胭一位医生,她只能抬眸,瞥一眼苏岸。
    自从苏岸来病房那刻,这是易胭第一次正眼看他,这一看易胭才发现他锁骨边有伤口。
    易胭全程没看苏岸眼睛,收回目光,起身收拾东西。
    伤口就在苏岸锁骨上方,位置几分尴尬。
    他坐她站,倒是没有了一向压迫十足的身高差。
    但易胭反而觉着难熬,处理苏岸伤口,需要正面凑近他。
    口罩后的呼吸仿佛灼热几个度,易胭敛住心神,没抬眸哪怕看苏岸一眼。
    他的皮肤很白,锁骨骨感禁欲,一道划拉开的口子,红血凝出。
    伤口上有铁锈,一看便是生锈钝器所伤,易胭微皱眉。
    但面前的人似乎从来感觉不到疼,上次也是如此,背部血肉模糊他眉都不皱一下。
    易胭给打了麻醉后,开始清理伤口。
    两人距离稍近,易胭垂着眼睫,口罩遮挡下半边脸颊,手上动作利落。
    苏岸眼角微垂,视线落在她脸上。
    易胭却不知,只觉不自在,苏岸是一个即使不说话存在感也极强的人,易胭没法忽视。
    甚至能感觉若有似无的鼻息落在自己额上。
    但易胭没抬头,诊室也没人进来,更添几分不自在。
    塑胶手套里手微微冒出一层薄汗,总算熬到处理伤口完毕,易胭噌地直起身子,却在抬眸一刻不小心触及苏岸目光。
    她心里一咯噔,不知是偶然撞到目光,还是苏岸一直在看她。
    不过一秒,易胭便将后边那个想法否认。
    苏岸怎么可能看她,他有时甚至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易胭收好器具,秉着医生职责,终于开口:“伤口不能碰水。”
    身后的人没回答,易胭也没管,反正苏岸也不是第一次不理她。
    易胭继续做自己的事。
    苏岸已从病床上起来,沉默站在一旁。
    收拾好东西易胭到洗手台边洗手,打上洗手液搓了好一阵手,才关上水龙头。
    转身之际,眼前一片阴影忽然笼罩下来。
    易胭从小警惕,眼不眨一个,抬手一个动作便过去。
    然而半途便被眼前人更快一分擒住。
    看清面前人是苏岸,易胭心一怔,没再动作。
    手腕被苏岸抓手里,易胭有点不自在,即使口罩遮住下半边脸也没能给她安全感。
    视线只与苏岸对上一秒,易胭便躲开。
    苏岸却一瞬不移看着她,眼睫垂着,目光沉默落她脸上。
    两人都沉默,不知多久,易胭感觉手腕一松,苏岸松开了她的手。
    易胭松口气,然而一口气未喘到底,眼前一黑。
    苏岸俯身,两手撑在了她身后洗手台边缘,将她圈在了中间。
    易胭心脏静止,这次没有躲开,不可置信看向咫尺之外的苏岸。
    两人对视,易胭甚至能看见自己在苏岸眼中倒影。
    他的眼睛茶色偏淡,色调不明媚,但却很干净,透着孤独慵懒的沉静感。
    被这样的眼睛久久看着,易胭有一丝无所适从,虽然知道自己不争气,但还是心跳加快。
    苏岸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看过她了。
    她不明白苏岸怎么了,今天的苏岸,不管哪里都透着丝奇怪。
    没等她想出所以然,身前苏岸抬手,摘了她一边口罩。
    易胭一怔,完全来不及防备,脸上口罩已被摘下一边,整张脸现在苏岸面前。
    易胭深知苏岸能看出她脸色破绽,压制不住心跳,板住脸色,她没避开,毫不示弱看向苏岸。
    苏岸视线自始至终没从她脸上移开过,目光从容审视她脸色一遭。
    脸色没之前苍白,发烧应该好了。
    易胭却不知他在看什么。
    下一瞬苏岸便又把口罩给她戴了回去。
    细边勾上细软耳廓,易胭能感觉到苏岸指腹不小心擦到她的耳廓,她浑身一绷。
    动作稍显亲密,易他忽然想起电梯里见到的那个女人,想起在医院时那女生***的撒娇。
    她心脏一缩,莫名烦躁。
    只是一个不经意瞬间,所有近几日的耿耿于怀便顷刻爆发。
    易胭忽然伸手,猛地推开眼前的苏岸。
    即使被推开,苏岸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也毫无一丝情绪,只是看着易胭。
    他们两个总是不需言语就能剑弩拔张。
    易胭心脏一阵酸涩。
    她冷冷道:“别管我。”
    既然有女朋友,就别来管我,也别来招惹我。
    苏岸只安静看着她,这沉默样子更是让易胭难受。
    这时诊室正好有病人进来,看易胭身穿白大褂,喊了声医生。
    易胭没再看苏岸,离开他眼前。
    病人手臂有外伤,帮病人缝合完伤口过程中易胭没有分心,苏岸什么时候离开她也不知道。
    /
    崔童坐苏岸车回市局,一路感觉到低气压。
    虽然苏岸平时也不爱说话,性子冷冷清清,但今天离开医院后崔童更感受到了另一种奇怪的感觉。
    苏岸周身气场比平时冷了百倍。
    直到车到市局,崔童下车才松了一口气。
    上楼在走廊遇到许骋,崔童立马跟他哭嚎:“好他妈可怕。”
    许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有屁快放。”
    “操,”崔童真的很幽怨,“你他妈为什么总喜欢打我!每次一说话就抽我脑袋,我脑子都快被你抽坏了!”
    许骋懒笑了声,问:“这趟去医院遇到什么事儿了?”
    他这一问崔童才想起继续说:“就去医院换药刚好遇到的外科医生就是苏队前女友,换好药后我让她给我开了个除疤药后立马溜了,没打扰她和苏队,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这有什么可怕的?”
    崔童:“就是不知道苏队在诊室发生了什么才他妈可怕好吗,出来后虽然脸上还是平常那表情,可是我坐他身边都快结冰了。”
    许骋:“你他妈是见到苏队前女友自己脑补他们之间一出大戏,然后想多了吧。”
    崔童被猜中脑中所想,但死不承认:“才没有。苏队自己有伤口,肯定是那医生给她处理的。”
    许骋眉心皱了下:“苏队受伤了?”
    “啊?你不知道啊?因为他自己也有外伤我俩才一起去医院的。”
    “什么伤?”
    这时陈宙刚好从楼上拿资料下来,看到他俩,凑过去听热闹:“干嘛,你俩聊啥呢?说来听听。”
    许骋手肘杵了陈宙一下:“中午你跟苏队一起去食堂吃的饭,他受伤了?”
    “没有啊。”陈宙一脸懵逼。
    经许骋这么一提醒,崔童想起来了,中午他是跟许骋吃的饭,陈宙和苏岸晚一步来食堂,但坐他们旁边,当时崔童正跟许骋说下午要去医院换药的事。
    而那时候苏岸是没受伤的。
    “操!”崔童一阵惊讶,“我他妈想起来了,吃完饭回办公室,就那么一会儿工夫,苏队就受伤了跟我一起去医院。这……苏队不会是为了能去趟医院把自己给弄伤了吧?我看他脖子上有锈迹,这要是自己下手的话得多疼啊……”
    陈宙听了哈哈笑,也学着许骋平时的样子叫崔童小屁孩:“小屁孩儿,你想多了,苏队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又不是傻。”
    说完拐过崔童脖子往前走。
    他们没放心上,身后的许骋却是微皱了眉头。
    /
    易胭和纪糖约了吃饭,两人去了上次没去成的老镇记。
    老镇记家还是一如既往热闹,这次是纪糖先几天预订了两人才不用排队。
    易胭长得太过有特色,进去时老板娘看到她居然还有印象,招呼着她坐下:“来吃啦,好久不见了,长得还是跟以前漂亮。”
    易胭也不自贬,谦虚弯唇:“谢谢,你也跟以前一样年轻,很漂亮。”
    这无疑是对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最好的称赞,老板娘果然被哄开心了,戴着个围裙和易胭聊起天来:“平时都是你男朋友过来买汤羹,你是工作很忙吗?”
    易胭一愣:“什么?”
    老板娘却没理解她意思:“你男朋友经常来呢,都老顾客了,前几天还来过。有这样的男朋友真好。”
    没等易胭问什么,老板在厨房探头出来唤老板娘过去,老板娘便应好起身过去帮忙。
    纪糖在旁边听着,一脸懵逼。
    “她见过苏岸吗?”纪糖很是讶异,易胭高中时候应该只带过苏岸这个男朋友来这家店过,“她这是说的……苏岸?”
    易胭也是怔愣了一会儿,半晌她才摇摇头,端起面前茶杯抿了一口:“应该是认错人了,他不喜欢汤羹。”
    以前易胭总是拉着苏岸来陪她来这边吃东西,苏岸总是一脸不情愿,还说汤羹不好吃。
    纪糖本想说苏岸长得那么好看老板娘应该不会认错,但看到易胭一脸不想说的表情,便搔搔后脑勺:“哦。”
    ……
    聚餐完,易胭不想开车,车钥匙扔给了纪糖。
    两个人开车漫无目的逛。
    车速慢得像龟,沿江缓缓驶着。
    副驾上易胭右手搭车窗上,转头看纪糖:“你老年散步呢。”
    她转头朝车窗外人行道上并行的自行车一抬下巴:“看看,人家都用智障的眼神看你。”
    “操,”纪糖手闲闲搭方向盘上,“吃完饭就该散步,开那么快干嘛,待会给开吐了。”
    易胭:“……神经病。”
    纪糖:“嗨,老了,都没精力飙车了。”
    “那你也没必要开这么慢。”
    “我乐意。”
    易胭:“行吧。”
    “唉,”纪糖没辙了,“你就不能开心点嘛,我这样傻逼都逗不了你笑。”
    这话一落易胭倒是笑了,回头瞥他:“别总把我想那么脆弱好吗。”
    纪糖油门一踩:“行行行,顶天立地易胭姐。”
    易胭被逗笑:“还有,我看起来很不开心吗?”
    纪糖高中起就一直是易胭的开心果,没什么坏心眼,跟易胭格外合得来。
    纪糖说:“也不是,你知道的吧,人一熟了,你不用说话,我就能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劲。”
    易胭轻笑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说完两人便又无话。
    车开着开着,纪糖叹气:“感觉像突然失去梦想一样。”
    易胭头靠靠背,恹恹看窗外车水马龙,知道纪糖说的什么意思。
    纪糖从小没什么梦想,高中好不容易有个梦想就是追高三级一位学姐,奈何学姐不喜欢他。
    最近好几天纪糖都没联系他师姐。
    她说:“那就再找吧。”语气却是苍白无望。
    纪糖问:“你也一样么?”
    易胭沉默一会儿,却是摇摇头。
    纪糖从后视镜看到她动作,小声嘀咕:“你他妈自己执迷不悟还劝我另找。”
    易胭听到了,但没回答。
    纪糖又问她:“那你要怎么办?”
    他很直接:“虽然你一直没说,但你回来就是为了找他吧,既然还喜欢为什么不去拼拼?我放弃学姐是因为我努力了她也不喜欢我才跑,你都还没努力——”
    话没说话,被易胭打断:“他有女朋友了。”
    纪糖瞬间噤声。
    半晌才找到自己声音:“什、什么?”
    易胭手搭在车窗上,冷风扑面,轻飘飘一句:“有女朋友了啊。”
    纪糖就不擅长安慰人,瞎扯想给易胭留点希望不至于那么悲伤:“□□是不是看错了,苏岸这种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性格那么冷怎么可能找女朋友。”
    “互相来往家里了,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也不解释,”易胭回头看纪糖,勾唇,几分戏谑:“你说呢?”
    似是不悲伤的样子,但纪糖硬是看出易胭唇角的笑几分惨淡。
    他没话说了。
    易胭又看窗外,路灯一盏盏后退:“其实吧,好像挺正常,这么多年过去他交个女朋友有什么稀奇的。”
    “但我有时又怪他,为什么,”易胭声音很平淡,“为什么就真的找女朋友了呢。”
    虽然她知道自己从那年跟他分手后自己就再也没资格问这个问题。
    纪糖使劲找理由安慰易胭:“那,那在一起也是有可能分的。”
    易胭却沉默几秒,笑了声:“可是好像是要结婚的呢。”
    纪糖一愣:“认、认真的吗?”
    易胭没应,风灌入车厢,她眼眶忽然有点泛酸。或许只是因为风大罢了。
    “你说当年如果我没跟他分手,现在跟他结婚的,会不会是我,”她轻声喃喃,“我好想把他抢回来,他只能是我的。”
    纪糖心一怔:“易胭……”
    易胭却笑了,眼底水雾消失:“你还真当真啊,我打死不做小三破坏别人感情。”
    纪糖心一松。虽然易胭要抢人他这朋友当然没意见,但良心上也过不去。
    易胭终于深叹了口气:“就这样吧,算了。”
    /
    纪糖家那片别墅群离老镇记汤羹近,没开车出来,车开回纪家后纪糖下车,易胭才开车回家。出去一趟三个多小时,易胭进入小区后,开车去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空旷,水泥地灰冷,白炽灯犹如白昼。
    易胭熄火下车。
    停车场很安静,易胭双手插兜里朝电梯走去。
    也许不想看见什么便遇什么,电梯门一开,易胭撞上苏岸。
    和中午在电梯见面他已经换了身衣服。
    易胭看着苏岸,苏岸也看着她。
    下一秒易胭不动声色移开眼光。
    也许是已经做好不再抱期待决定,又也许心里也梗着一口埋怨的气,易胭第一次见面不占下风。
    苏岸从电梯里出来,易胭没看他,擦肩而过。
    分.身之际,易胭忽然手一紧,苏岸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苏岸易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待你心里不挪窝第16章

    易胭脚步停住。
    身侧苏岸扣着她手腕, 分毫不松。
    易胭也没动。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苏岸抓着她手腕, 她也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你没什么想问我的。”
    虽是询问,但尾音平澜。
    易胭安静了一会儿,转动手腕。
    “没有。”
    苏岸只觉手上一空,她已挣脱他的手。
    易胭走进了电梯。
    /
    苏岸回到家时已近晚上十一点。
    苏母还在客厅等他。
    苏岸刚开门进玄关,沙发上的苏母便走过来:“回来啦,东西送到辛言手里了没?”
    方才苏岸将苏父苏母送回来后, 苏母有想给陈辛言的东西落在家里, 让苏岸又给送过去一趟。
    苏母让苏岸送这趟东西, 目的大家都心照不宣。
    夜多躁动,情按捺不住会发生什么,大家都清楚。
    苏母不过想送苏岸去陈辛言那里过夜。
    可苏岸回来了。
    苏岸脱下身上大衣:“嗯。”
    “辛言喜不喜欢那东西?”苏母问, 想从苏岸话里抠出他和陈辛言的相处迹象。
    苏岸:“送完就走了,没问。”
    苏母闻言几分焦急:“跟女朋友相处不是这样的,平时多买东西哄她,话也要多说点,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男朋友多对她说情话。”
    苏岸没说话,径直走向客厅。
    这态度不是一个身为男朋友该有的样子。
    苏母在苏岸身后, 她忽然问:“你想过跟辛言结婚吗?”
    很平常的一句话,但苏岸已听出她情绪端倪,但他没像以前那般沉默。
    他侧脸对着苏母,很是平常。
    “没有。”
    隔着一段距离, 他口中字眼清清楚楚传来苏母耳里,苏母脸色不大好看:“你说什么?!”
    苏岸没回答,不想再触怒苏母,往楼上走去。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人,可是一等便是近十年。但好在她回来了。
    苏母沉脸,已没前几秒的温婉:“苏岸,你别忘了,这些年是谁把你养大,是谁把你从外面捡回来,好好养到至今。”
    苏岸上楼步履一停。
    苏家父母很少拿这件事出来说,自苏岸来到这个家,这种话苏母没说过几次。
    苏岸不是苏家亲生的,他不过是在一个雨夜濒临死亡时被外出的苏家一家捡回家,他没亲身父母,身体也弱,问什么都不说,周围也查不到谁家丢了孩子。
    最后苏母见这孩子可怜,性格也讨喜,就这样养起来了。
    可他们后来才知道性格讨喜不过是苏岸装出来的样子,他不过怕被他们扔了,没人再养他。
    苏岸一直是听话的,对苏母的话有求必应,苏家亲儿子苏泊去世后,苏母对苏岸的控制欲越来越强,早已把他当做亲生儿子。
    直到苏岸高三那年,为了那个女生不再听话。
    苏岸是孝顺的,正是因为苏母了解这点,才屡屡抓住苏岸弱点。
    他看着强硬冷漠,可弱点无非就那几个。
    可有时苏母觉得苏岸又是冷漠的,他孝顺,可他骨子里不会听话,叛逆又偏执。
    苏岸上楼脚步只是一停,便继续往上走。
    如此视而不见,苏母脸色更加难看:“苏岸!”
    她干脆撕破了之间不能提及的话题:“你还在妄想吗?妄想她会留在你身边?你肖想她,可她真心喜欢过你吗?!你那么喜欢她,可她只是玩玩而已,你为什么至今还不明白?”
    苏岸正正被人戳中痛处,身侧垂着的手微颤了下,脸色却依旧不动声色。
    “她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到底在图什么?”苏母脸色苍白,语气也渐渐无力,“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你为什么……”
    后面的话,苏母说不出来。
    一个易胭,能将苏岸抽筋拔骨,他像喝了***,再也回不了头。
    苏母知道的,那两个字对苏岸有多大的摧毁力。
    苏母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是易胭,为什么偏偏是她。
    她嘴唇微颤:“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一直去找她吗?医院、戒毒所、水湾小区,你以为你最近去过的地方我都不知道吗?”
    “你以为你借着买汤羹的名义,排队间隙去买了药挂在人家门口,我都不知道吗?”
    苏母娘家完全有这个势力掌控他的一举一动,苏岸不意外。
    “你跟我信誓旦旦说她不会离开,不会走,然后呢,她当年还不是一走了之了?”
    楼梯上的苏岸一直沉默。
    苏母:“苏岸,她没有你想的那么深情。实际上她不过就是得到你后就踢开,人人都看得见的事实,为什么就你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她想得那么好。”
    到此苏岸不再安静,他转过头,终于看了苏母一眼。
    楼上楼下,一人平静到似是没有悲喜,一人则焦急又无力。
    他眼尾低敛,看着底下的苏母,半晌掀唇。
    “她很好。”
    苏母胸口一滞。
    苏岸看着她再次重复,笃定又认真:“她很好。”
    即使她毛病一堆,曾经还不要过他,可对于他来说,只有她是最好的。
    谁都比不上她。
    说完这句,苏岸不作停留上楼。
    /
    最近上面安排易胭去临省学习几天,易胭今天回家后收拾行李,从衣柜拎了几身衣服叠好放进去。
    收拾好衣服和日常用品又扔几包烟进去。
    刚收拾好,地板上的手机振动起来。
    易胭捞过手机,放到耳边接听,是崔依依打过来的电话。
    崔依依在那边叫了她一声:“易胭姐。”
    “嗯,”易胭正摆弄手上小物件,漫不经心,“怎么了?”
    崔依依:“我爸回来了。”
    易胭手中动作一顿,又继续玩:“哦,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前回来的,我现在在房间里跟你打电话。”
    “他没对你和奶奶做什么吧?”
    崔依依道:“没。他回来让我给他做了顿饭,吃完后现在在外面看电视。”
    易胭忽然问:“他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他去过哪儿?”
    崔环杰是一个话挺多的人,崔依依平时不跟他说话,他也能自言自语一箩筐。
    “他没跟我讲,但我做饭的时候听见他跟人在打电话,”崔依依停顿一下,似乎是在想,“好像是说什么宿舍住的环境差,太多人睡在一起,半夜还得爬起来送东西。”
    易胭闻言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只是抬眼看向自己进来时搭放在椅背上的呢大衣。
    衣服兜里有一盒盐.酸.曲.马.多。
    她沉默一会儿,没将自己想法告诉崔依依,只是懒散点点头:“行,要是还有什么消息就跟我说一声。”
    “好。”
    易胭:“哦对了,我最近有事去临省,你和奶奶自己注意点安全,别和他正面杠。”
    崔依依笑:“知道。杠也杠不过,我和奶奶不会硬来的。”
    易胭微点头:“嗯,那先这样吧。”
    说完两人便挂了电话。
    易胭挂了电话,指尖松松夹着手机晃了晃,想了下起身,到沙发边拿起那件呢大衣,掏出里头的药盒。
    药盒贴着的标签没撕过痕迹,新的。
    易胭随手将药盒往桌上扔,没再想这事。
    她又打开手机,不知想什么,又低垂看了眼自己手腕。
    两人关系冷淡这么久,她手腕是苏岸唯一接触过的地方。
    易胭终是不再想,过一会儿打开通讯录,删掉了苏岸的号码。
    /
    几日过去。
    最近办不完的案子,刑侦、禁毒等支队都忙得不可开交。
    连着几天外出、熬夜吃泡面,禁毒大队几人生生熬瘦一圈。
    这天外出回来,崔童许骋等人下车进屋休息。
    崔童:“苏队干嘛去?”
    许骋:“小屁孩儿别问那么多。”
    崔童说:“就是好奇嘛。最近工作这么忙,我们忙苏队更忙,但一到休息时间他都不在,都不休息的,你看他黑眼圈都能掉地上了。”
    许骋嗯了声:“应该有事吧。”
    与此同时,水湾小区门外。
    保安大叔见近几日都有同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外,停的时间或长或短。
    但又不说来找谁,也不试图进去。
    这天陈辛言下班回来,就遇上苏岸的车。
    她车开到苏岸车旁边,按了下喇叭。
    几秒后,苏岸那边副驾车窗缓缓降下。
    陈辛言探头问:“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终于听你妈的话来找我了啊?”
    苏岸看了她眼,没说话。
    陈辛言也就说说,不会那么自恋以为苏岸来找自己的。
    她开玩笑道:“要不就是来找喜欢的小姑娘的。”
    陈辛言就是开玩笑根本没指望苏岸回答,却没料想几秒后苏岸嗯了声。
    陈辛言嘴角的笑一僵,半晌才反应过来:“真的啊……?”
    “那你为什么不进去找她?”陈辛言格外会联想,“你不会惹人家生气了吧?”想想又觉得十分有道理,苏岸这种性格虽然安静,但是等到有矛盾了是真的气人。
    苏岸坐在主驾,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估计几天没休息好,疲倦爬上他眼角,他皮肤白,眼底青灰更显几分明显。
    陈辛言见他这模样,方才说的惹女生生气的话,也没见苏岸否认,觉得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她欲言又止道:“你这样……不行的,女孩子是要哄的,你让她生气了就去道歉,去哄她。”
    陈辛言顿了下:“虽然对你来说好像很难,但为了喜欢的人还管它难不难呢,你做了什么,心里在想什么,都要试着跟对方沟通,你不跟人说别人怎么知道你关心她?”
    隔壁苏岸一直沉默着,眼睑低敛,不知想什么。
    第一次像个被训的小孩。
    陈辛言自认识苏岸以来,虽然觉得苏岸性格有时的确不讨喜,但有时一些小事情也觉得他真的可怜。也许面相问题,他有时会给人一种无辜感。
    陈辛言车里手机响起,有人打电话进来。是陈父陈母让她赶紧回家吃饭。
    陈辛言应付几声挂了电话后,转头对这边的苏岸道:“对了,昨晚我和我那小男朋友打电话被我妈听到了,她已经知道我俩假的了。”
    说完她耸了下肩:“还冲我发了通脾气,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也考虑考虑你自己的事吧,苏姨……你不好一直迁就她,她控制欲太强了。”
    苏岸没说话,陈辛言也早习惯了,重新启动车子,要进小区去了:“我先回家吃饭挨训了,对了,别忘了好好哄人家啊,要是进不去小区,你跟我一起进去。”
    陈辛言以为苏岸不会回答了。
    却在车开出去前一刻,苏岸开了口:“她又不见了。”
    落寞又颓败。
    陈辛言一愣,但车已开了出去。
    好似窥见了别人的秘密一般,更何况还是苏岸这种话能憋几世的人,陈辛言回到家都没反应过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苏岸易胭完整章节完结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