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以身相许(霍冉姜尧川)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以身相许(霍冉姜尧川)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以身相许(霍冉姜尧川)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

主角是霍冉姜尧川的以身相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二十四岁那年,姜尧川执行任务,救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无家可归,他把她寄养在他父母家里。之后姜尧川外出卧底,一去五年。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霍冉姜尧川的以身相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二十四岁那年,姜尧川执行任务,救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无家可归,他把她寄养在他父母家里。之后姜尧川外出卧底,一去五年。回家后第一个晚上,房间里待着个鸠占鹊巢的小姑娘。小姑娘言之凿凿——“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小说简介

姜家五年前养了个水灵灵的小女儿。
模样,性格,和姜家那雷厉风行,霸道强势的儿子完全不同。
姜母带她外出,人人见到,都夸她女儿如花似玉。
姜母笑着解释:“这是我儿媳妇。”
【刚毅果敢特种兵vs一心报恩小姑娘】
姜尧川强势,霸道,一向以军规待人。
可当霍冉那双清澈黑黝的眸子看向他的时候——
去***军规。

以身相许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第 17 章我说喜欢哥哥
霍冉下午冒死向老周请了假。
她乖乖跟着姜尧川去了医院,又做了检查。
手恢复的还不错,只是这段时间还是不能放松警惕,重物什么的,肯定不能提。
医生和她说话的时候,姜尧川就在旁边,那医生问她,最近这只手有没有用过力。
霍冉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前段时间外采,还扛了那个大摄像机。
姜尧川在旁边,霍冉不敢说真话,可当着医生的面,也不能说假话。
犹豫了下,只好如实回答。
回答完之后,自己还心虚,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看人。
姜尧川什么反应她不知道,只是隐约感觉目光投在她身上有些灼热,心情不禁更忐忑。
医生说了她两句,然后嘱咐,让她之后一定要注意。
准备离开的时候,霍冉伸手去拿自己的包,手刚碰到,姜尧川已经抢先一步,把包从她手里拿走。
霍冉一愣,还不明所以。
她追上去,问姜尧川昨天那个他没给答案的问题。
“哥哥明天你到底去不去?”奕奕今天还给她打电话了。
“不去。”姜尧川回答的依旧干脆。
说着已经出了医院。
姜尧川去开车过来,霍冉就在门口等他。
他手上还挎着霍冉的包,这女生小巧的包放在他身上,看着真还挺别扭。
他走了没多远,迎面就有人走过来,到姜尧川面前停下,面带浅笑,和他说话。
霍冉眯了眯眼,隔着这么远,她认出来了,那是奕奕的姐姐,钟穗。
钟穗笑着朝姜尧川点了点头,一举一动之间,都有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
两人站着说话,一来一回,说了有大概五分钟。
然后霍冉看见姜尧川点了点头,好像是答应了钟穗什么。
最后的时候,钟穗抬眼往后面看,目光在霍冉身上稍顿,目光温和,却总让霍冉感觉出了些许敌意。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
霍冉心里一紧。
.
晚上洗完澡之后,霍冉坐在床上,拿了药油过来,准备自己给自己揉一揉肩膀。
之前每天晚上陶阿姨都会过来给霍冉揉一小会儿,今天陶阿姨还没回来,霍冉就自己上手了。
勉强还可以够到。
外面传来敲门声。
“霍冉,你的包。”姜尧川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下午回来之后,霍冉直接回了房间,因为包一路上被姜尧川拿着,她就忘拿了。
“你进来吧。”霍冉说着,已经往自己手上倒药油,低着头,轻轻开口。
门接着被拧开。
虽然回来这么多天了,可姜尧川还从来没有踏入过霍冉的房间。
以前的时候,只有姜尧川一个人住在二楼,隔壁房间是空的。
虽然是空的,但陶敏年和姜海烨一直都有在准备,想着要二胎,就把这间房留着。
只是二胎一直没怀上。
不过这大概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这间房最后还是派上了用场。
姜尧川拿着包,刚想问她该放哪儿,一抬头,映入眼帘,是少女褪下一方雪白的肩膀。
她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是背对着门这边的。
从姜尧川的角度,能看见她身上粉色的棉质睡衣,因为边缘往上折起,只堪堪遮住大腿根的位置,而褪下那一半的肩膀,才更加要命。
像是横跨在边缘上的一条红线。
不敢跨越,却又致命吸引。
姜尧川在这怔愣间,还来不及把目光移开,霍冉回头,已经和他的目光对上。
“谢谢。”霍冉冲他笑道。
姜尧川没说话,可他喉结上下滚动,随即转身要出门。
“哥哥,你帮我拿一下药过来好不好?”霍冉指着柜子那边,出声喊住了姜尧川。
姜尧川顿了一下,还是转身走了回去,到柜子旁,问道:“在哪里?”
“就在上面的袋子里。”
霍冉说这话的时候,姜尧川已经拉开了第一格的抽屉。
一根手指那么大的缝隙。
听霍冉说在桌上,他抬头,同时目光扫过,似乎在抽屉里看见了什么。
他视力一向很好,那一扫而过间,看见抽屉里有好几瓶药,其中有几个字眼映在他的眼帘里,让他不禁愣住。
姜尧川有点不确定,可那几个字清清楚楚,他没有看错。
“没有找到吗?”霍冉久久没有听见动静,回过头来,就看见姜尧川愣在那里,手上正拿着药,一动不动。
“找到了。”姜尧川反应过来,往她这边走,递了药过去。
原本视线一直避开霍冉的静尧川,这时却忍不住的在她身上打量,看着这个小姑娘,弯起唇角,笑容明媚。
“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霍冉接过药来,这么看着,突然就问了一句。
“我哪里做错让你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的。”
霍冉当然能够察觉到。
本来好不容易姜尧川对她的态度好了一点,可这两天,显然又不对了。
不仅话更少了,也不愿意搭理她。
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让霍冉的心思细腻又敏感,哪怕一点点小小的改变,也能让她牢牢记在心里。
因为把姜尧川看得极其重要,才会格外在乎他的一举一动。
“只要你不讨厌我,哪怕一点点不讨厌,那也很好的。”
霍冉的声音越来越小,眸子里渐渐含了水,一层朦胧的水雾笼罩,但她在努力的忍着,不让自己情绪波动。
昨天给他送水果,她都不敢进门,和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在心里好好的过了一遍,斟酌自己没有说错。
她是很想报答他,很想感恩,可如果这样的感恩方式,让他觉得不开心的话,那霍冉会改。
她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心里的情感而已。
她这样近乎祈求甚至卑微的目光,看得姜尧川心口揪住,像是有一把刀在摇晃,晃在心脏上,一下一下的划开。
在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他和霍冉接触,一直都认为,她是一个阳光开朗,活泼向上的人。
而他习惯了按自己的意愿做事,在很多时候,并没有顾及到身边人的感受。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好一会儿过去,她这样的目光,看得姜尧川都忍不住,只好无奈开口说道。
“所以就是没有对不对?”霍冉唇角微微上扬,一个小小的弧度,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
这巨大的变化,真的就在瞬间。
“霍冉。”姜尧川喊她的名字,突然严肃,道:“坐下,把衣服穿好。”
霍冉顿了一下,低头往下看,傻姑娘怔怔的,这才反应过来。
她应了一声,然后慢吞吞的把衣服往上拉。
“明早五点起床,去晨跑。”姜尧川往后退了一步,淡淡开口。
霍冉当时脸就白了。
她还以为他忘记这件事了,怎么还一直记得?
“后、后天吧。”霍冉和他打商量道:“后天新年,新的一年,新开始。”
“不行。”姜尧川摇头,不做丝毫退步,再次强调:“明天准时起床,我在一楼等你。”
姜尧川说完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又想到什么,停下脚步,说:“不起床的话,就再加一个星期。”
霍冉紧抿着嘴唇,磨牙咯咯的声音,两脚蹬在床单上,小爪子扒拉的“咝咝”响,小声又咬牙切齿的的说道:“讨厌姜尧川。”
话音刚落,门外的声音传来,沉然道:“你说什么?”
姜尧川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但没听清楚。
“我说喜欢哥哥。 ”霍冉从床上坐起来,勉强扯出笑容,轻快回答。
门外静悄悄的,却再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霍冉撅着嘴巴,低头卷着自己的衣袖,实在不想那么早就起床去跑步。
跑不了那么远的,她肯定跑不了。

以身相许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我会一直乖乖的

“其实前两年的时候,叔叔每个周末都会带我一起跑步。”
霍冉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高高的扎成马尾,整个人清爽又干净。
她这一路跑过来,还算顺利,至少到现在,脸不红气不喘,自觉还能再继续跑下去。
“但那顶多就在家附近跑一跑,也没走这么远啊。”
霍冉边跑边说着,抬眼,目光往四周扫去。
姜家在别墅区,出了别墅区一直往南,后面就是还在开发的园林,因为现在是冬天,又是大早上,除开霍冉和姜尧川,几乎没看见有人。
“不远,才两公里。”姜尧川一路上压着自己的速度,已经尽量依着霍冉来。
虽然这些路程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霍冉毕竟是个小姑娘,他多少能拿捏好分寸。
接着又跑了会儿,霍冉额头上开始冒了层层细汗,她微微喘气,有点支撑不过来了。
反观姜尧川脸不红心不跳半点事都没有的样子,霍冉不禁在自我反省,自己这几年的身体锻炼,都锻炼到哪里去了。
正好看见路边有木椅,霍冉朝着摆了摆手,往木椅那边走去。
“休息会儿吧,我不行了。”
霍冉说着,人已经在木椅上坐下。
可屁股还没挨到椅子,就被姜尧川捏住领口,直接把人拎了起来。
“先站着,等下再坐。”任何事都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霍冉瞬间苦了脸,勉强站着,人不免软趴趴的,撑着姜尧川的一只手臂,好像就能把整个人都稳住。
“跑完了吗?”霍冉抬头,眼巴巴看着姜尧川。
姜尧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是4.5公里。
他开口,刚要说话,瞬间碰上霍冉可怜兮兮的眼神,顿了下,点头了。
“嗯,跑完了。”
霍冉听着,十分庆幸的松了口气。
在军队里,绝对的服从命令,这是第一位,对于已经下达的任务,就必须一点不落的完成。
不能有任何的敷衍。
哪怕只是这短短的0.5公里。
可这是第一次,他放水了。
霍冉站了会儿,气息是缓过来一些了,脸上红意微散,但双腿还是累。
自己轻轻的跺了两下,小脸已经搭在了姜尧川手臂上,懒懒开口,问道:“现在能坐了吗?”
看见姜尧川唇角微扬,霍冉马上意会,身体重心往下落,坐下去,顺便靠上了椅背。
可真舒服。
这坐下来不到一分钟,霍冉顿觉困意袭来,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沉甸甸的,已经睁不开了。
霍冉想,肯定是早上起的太早了,再加上昨晚睡得不好,总是反反复复的醒——
现在做完运动想睡觉,也是难免的事情。
姜尧川感觉自己肩膀上靠了个小小的脑袋。
他低头看去,霍冉闭上眼睛,有浅浅的呼吸声传来,看来是真的已经睡着了。
姜尧川不禁弯唇,轻笑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生气,反而有一种被气笑了的感觉。
还给她放水了,没让真跑五公里,这说休息一会儿,直接睡着了。
霍冉这一个回笼觉睡得很舒服。
短短的十五分钟,已经让她满血复活,浑身舒畅。
她睁开眼睛,视线所及,还有些许的模糊,只是冷意袭来,霍冉不禁打了个寒颤。
之前在运动,浑身都跑的热乎乎的,也感觉不到冷。
现在睡了一会儿,加上之前又出过汗,冬天的早晨,寒气呼呼的,霍冉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她的头还搭在姜尧川的肩膀上。
霍冉动了动,抬头,正好对上姜尧川带着莫名凌厉的目光。
霍冉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唇角抿着抿着的动,和姜尧川对视片刻后,尴尬的笑了两声。
“我......睡着了?”
姜尧川目光一定,眼神示意道:“你说呢?”
霍冉十分不好意思,马上要起来,可这一动,脖子上疼的不行,霍冉眉头皱起,顿时嚷嚷了起来。
“啊啊啊——落枕了。”霍冉定在原地,一动不动,以一个极其艰难又好笑的姿势看着姜尧川。
这一抬眼,捕捉到他唇角一闪即逝的笑意。
明显的就是在嘲笑她。
“动不了了......”霍冉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委屈,一点大的动作都不敢有,生怕把自己脖子扭坏了。
姜尧川就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着急,看了大概有三分钟,他站起来,走到了霍冉身后。
“别动。”姜尧川双手放在霍冉的脖子上,掌心宽厚温热,十指有力,缓慢的给她按揉着。
揉了大概有两分钟,霍冉在这舒适下,渐渐放松了警惕。
突然,姜尧川一手放在她的右耳上,左手在肩颈处不动,毫不犹豫的,往左一扭。
“啊——”突然其来的剧痛,霍冉喊的撕心裂肺,猛然起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姜尧川。
“姜尧川!”霍冉一生气,直接喊了他的名字。
霍冉气不过,当时抬手,就朝着他的手打了一下。
然后她转身往回走。
走了几步路,霍冉才发现,自己脖子好像好了......
.
晚上要去参加奕奕举办的party,霍冉在房间收拾好之后,想着自己打车过去。
她自己没有驾照,每次叔叔说给她派车,霍冉也觉得不必要。
每次上下班要是还有专车接送的话,那该弄得她多显眼。
实在太高调了。
打打车坐坐地铁什么的,才是更加适合她的方式。
霍冉走到楼下,却看见姜尧川正站在楼梯口,穿了一身西装,衬的人更加严肃正经,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走吧。”霍冉还来不及说话,就连目光从他身上打量过去,都没反应过来。
姜尧川已经招呼她走。
“是顺路吗?”霍冉也没机会再多问,跟着上了车之后,看姜尧川开的这条路,确实是去往钟家的路 。
“算是吧。”姜尧川顿了顿,接着道:“我也去钟家。”
......明明问了他两次都说不去的。
霍冉正要发问,突然间想起昨天在医院,他和钟穗遇上说话,明显的有点头,答应了她什么。
“哥哥,你之前和钟家姐姐就认识吗?”霍冉好奇的问道。
“认识。”姜尧川点点头,接着又加了一句:“从小就认识。”
难道是青梅竹马?
虽然只见过一次,可像钟穗那样的人,站在哪里就是哪里的焦点,很难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才又有貌,再加上在那样的家世中长大,她所有的一切,都让人仰望着,却无法触摸。
“钟家姐妹长得都漂亮。”霍冉由衷的夸赞。
这可还真是说钟穗钟穗就到。
下了车没走两步,钟穗从里面迎出来,显然是早就准备着接人的。
“刚刚还在说,你再不来的话,我就要亲自上门接人了。”
钟穗笑意温柔,看着姜尧川,夸赞道:“你今天这身西服不错。 ”
很少看姜尧川穿成这样 。
姜尧川点头笑了笑,其余的,也没有再说。
“你跟我过来吧,我爸在书房等你。”
霍冉下意识拉住姜尧川的手,问道:“哥哥你去哪儿?”
钟穗的目光也顺着下去,盯在霍冉拉着姜尧川的手上面。
稍顿片刻,她又把目光移开。
钟穗脸上始终带着优雅的笑容,就连唇角弯起的弧度,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让人从她的脸上,无法看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霍小姐,刚刚奕奕还在念叨你呢,说你还不过来。”
“她在前面大厅里,正在等你。”
钟穗说着,给她指了个方向。
她这么说,就是不想霍冉在这里。
霍冉不傻,当然能够看明白她的意思。
“那我在那边等你,哥哥你要快点过来。”霍冉慢慢松开他的手,点头肯定道:“我会一直都乖乖的。”
“好。”姜尧川点头应道。
.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霍冉一个人在大厅里晃荡,时不时的看一眼时间,目光有意无意的往书房的那边扫。
其实她一向都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大概因为自己的身份,始终觉得是融入不进去的。
霍冉在里面待的有点闷了,又看钟奕奕和自己的朋友聊的正欢,也不顾上她,于是就自己往院子里走,出去透透气。
“喂,刚刚和你一起来那个是姜尧川吗?”
身后有声音传来,霍冉惊了一下,回头,看见院子里还有一个人在。
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白色卫衣,盘腿坐在栏杆上,笑容明媚灿烂。
“我小时候见过他,只不过好多年了,记不清。”少年挑了下眉,看着霍冉笑着问道:“你是他什么人?女朋友吗?”
这少年看着挺和善的,至少笑容很感染人,看着让人觉得舒服。
霍冉这么想着,顿了下,竟然点头了,应道:“对,不过是以后的。”
她的意思是,她是姜尧川以后的女朋友。
少年愣住,接着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不由笑得更加开心。
他从栏杆上跳下来,在霍冉面前站定,点点头,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凡霖,是钟穗以后的男朋友。”
凡霖指了指栏杆上摆着的酒瓶子,笑道:“一起啊。”

小编推荐

以身相许(霍冉姜尧川)热门章节全文完整免费阅读网络小说的人物塑造一个个经典人物形象出现在读者的脑海中,或真实饱满,或栩栩如生,非常受读者的推崇。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