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超甜超撩超宠小说推荐——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全章节免费阅读超甜小说!傅灼那帮人是沈书妤最讨厌的男孩子类型:爱抽烟、纹文身、开跑车、吊儿郎当、“不学无术”。可沈书妤却被傅灼深深纠缠,无处可逃。

5

举报
下载阅读

超甜超撩超宠小说推荐——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全章节免费阅读超甜小说!傅灼那帮人是沈书妤最讨厌的男孩子类型:爱抽烟、纹文身、开跑车、吊儿郎当、“不学无术”。可沈书妤却被傅灼深深纠缠,无处可逃。然而那天傅灼将沈书妤从人渣手中救出来,他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哄着说:“别怕,谁敢动你先从老子身上过去。

傅灼沈书妤小说介绍

她原本颤着身子,却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一点也不怕了。见沈书妤第一眼,傅灼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迟早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喊一声哥哥。她声音那么甜,是不是尝起来也那么甜?后来看到沈书妤的眼泪,傅灼恨不得跪在她身下喊她一声祖宗。

糖心纠缠章节在线试读

于晓峰难得有些怜香惜玉,道:“啧啧,女人的世界真可怕,估计咱们院花得罪人了。”

傅灼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转个屁股又重新把自己塞进沙发里。

昨晚因为通宵画画没有怎么睡好,这会儿隐隐有些犯困。

他闭了闭眼,脑袋里却不经意冒出刚才在卫生间门口时听到的对话。心里升起些许燥意。

于晓峰见傅灼这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以为是他看不上院花,还特地帮着说话:“不是,今天院花没有露出整张脸,而且这模样也太惨了点。但我向你保证,院花真的是你喜欢的那一卦。”

傅灼闻言睁眼,他冷冷瞥了于晓峰一眼,说:“你他妈什么时候改行当媒婆了?”

“兄弟我不是见你一直单着看不过去啊,否则我像个老妈子似的给你张罗这些干什么呢。”于晓峰说着开始在手机里开始翻照片,嘴里还嘀咕着,“我跟你说,我还真的有院花的高清照片,非得找来给你看看。”

傅灼却再也没有什么耐心了,他起身,“我去你寝室睡会儿,困成狗了。”

“怎么啊,昨晚去了?”

见傅灼不回答,于晓峰又道:“真不去操场上凑热闹?”

“懒得去。”

化妆间里此时忙成了一团。

午饭时间过后妆发老师就来帮沈书妤她们这帮孩子来盘头发,泼颜料的事情就发生在盘发之后。

离正式演出还有一段时间,忙了一个上午的妆发老师到现在都还没有停下来过。本来妆发是要一起弄的,但是她们这个发型容易散,妆发老师怕弄太早了到时候还没表演头发就已经乱糟糟的了,所以才要等到临开场前再来给她们弄头发。

妆发老师今早给沈书妤化过妆,一眼就看到她,忙朝她们招手,“来来来,你们快过来盘发。”

沈书妤这个女孩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本领,实在是,她长得太好看。小姑娘眉清目秀,即便是不化妆五官也生得十分好看,再精致雕琢一番,犹如天仙。

妆发老师早上就对沈书妤的相貌赞叹连连,盘发的时候也忍不住多嘴了几句:“你长那么好看,有想过往演艺圈发展吗?”

沈书妤闻言摇头,她从来没有想过。

可镜子里的女孩子,有着不输给时下女明星的傲人容颜。

妆发老师笑着点点头,“不过Z大出了好多大明星啊,外面多说,进了Z大表演系基本上就离明星不远了。”

沈书妤笑着说:“我是学跳舞的。”

“跳舞也能当明星啊,只要有人签约捧你。”

沈书妤淡淡笑着没回答。

她从小跳舞,到现在都不知道多少个年头了,自己人生的三分之二好像都和舞蹈有关。有时候她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喜欢跳舞,还是因为要完成妈妈的梦想。

雨依旧在下,连绵不断,但相较之前来说是小了一些。

沈书妤已经换上了白色的舞蹈服,舞蹈服虽然有袖子,但因为要制造轻盈感,所以很薄。这次的开场舞带有一些异域风情,舞蹈服饰也有些复杂,都是特别定制的。

而沈书妤是领舞,她的衣服更加独特,仅此一件。

开场前沈书妤不想让衣服弄皱,索性也不穿外套了,这会儿干脆站在空调房里不出来。

她能够有幸担任领舞,用别人的话说都是因为这张脸。

能来报名参加百年校庆的表演也只是机缘巧合,其实她是听说这次跳舞会有钱。所以当时导演指名让她当领舞的时候,沈书妤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是大一新生,舞蹈老师担心过沈书妤的舞蹈功底。可在看过沈书妤这张脸之后,那位老师剩下的也只有惊叹。有些人真的是老天精心雕琢创造的。

头发盘完之后沈书妤渐渐有了一些紧张感,操场上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

沈书妤站在窗前,忽而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转身。

可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子拿着装满水的一只保温杯朝她泼了过来。

沈书妤下意识是尖叫一声,但为时已晚,装有红色颜料的保温杯里装着冰冷的水,而那些水已经全数泼在了沈书妤的身上,水珠从头往下。

有那么一刻,沈书妤的脑子里是空白的。

“我的天呐!”目睹全过程的人惊声尖叫,与此同时,化妆室里乱成了一团。

身上很快被湿冷侵袭。

沈书妤伸手摸了一下自己湿哒哒的头发和衣服,很快也确定了这些不是油漆而是红色颜料。她不知道这会儿是否该庆幸,因为对方泼的不是硫酸。

甚至也很庆幸,幸好不是油漆,因为油漆肯定很难洗。

化妆室里早有同学将那名泼颜料者擒住,等候老师发落。

舞蹈老师闻讯火急火燎跑来,看到惨兮兮的沈书妤之后心里不免也有些心疼,她转而问那名泼颜料者:“你是哪个学院哪个班级的学生!处分!必须处分!”

这会儿离开场已经进入倒计时的十分钟,保守估计,开场后领导再废话那么十几分钟,留给沈书妤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二十分钟了。

沈书妤担心的却是马上要开始的表演,眼下她浑身湿了一大半,好好的舞蹈服也惨不忍睹。

“怎么弄呀这可!”舞蹈老师也有些着急了。

这种情况在她执教生涯里也是头一次,而且今天又是那么重大的场合,毕竟是年轻老师,难免有些阵脚大乱。

沈书妤却是不慌不乱,她柔声对舞蹈老师说:“老师,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将头发和脸清洗干净吹干。至于身上的衣服,今天正好下雨,红色配白色倒也符合这次舞蹈的主题,所以我可以直接穿着身上的衣服跳舞。您看如何?”

舞蹈老师哪里同意,“你身上这舞蹈服根本没有办法穿了,我看看能不能再找一件类似的。”

“好,麻烦老师了。”沈书妤说完,转头就往卫生间里而去。

眼下分秒不能浪费,能补救就尽量补救。

至于那名始作俑者,舞蹈老师咬牙切齿地对人说:“等会儿再找你算账!”

平日里沈书妤洗头洗澡都挺快,这会儿十分钟内搞定完全不是问题。但眼下的问题是,化妆间旁边的卫生间里根本没有热水,只有刺骨的冷水。

方珏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沈书妤弯着腰在洗手台上清洗头发。

“天,你不冷吗?”方珏拿了一条厚毛巾披在沈书妤的肩上。

“冷……”沈书妤的牙齿都在打颤了。

南方冬天的冷可真不是盖的,不过沈书妤的老家更冷,这种冷水在老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幸好,刚才她用手挡了一下,所以头发上被泼颜料到不多,她只要把弄脏的地方洗掉就可。

有热心的同学已经给沈书妤找来了吹风机和毛巾。

沈书妤的速度很快,三两下搞定头发。继而她快速地洗掉了脸上的颜料,但也一并的,洗掉了一大早化好的妆。

这一切忙完,沈书妤不过花了六分钟的时间,紧接着她接过同学递过来的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舞蹈老师心急如焚,根本没有可以替代的衣服,她看了看沈书妤身上的衣服,其实白色雪纺舞蹈服上面点缀这些红色的颜料倒也还算符合这次舞蹈的主题。眼下,只能将计就计了。

她转而问妆发老师:“现在弄妆发还来得及吗?”

妆发老师摇摇头,“不可能的,到时候弄成个四不像反而更丑。”

然而妆发老师想了想,又道:“其实那个孩子不化妆就很好,清新脱俗,我觉得也十分符合这次舞蹈的主题。”

此时好几个吹风机对着沈书妤在吹,沈书妤自己在吹头发,方珏则帮忙给她吹身上的衣服。这么一吹,身上倒是迅速暖了起来。

已经有人再催开场舞的候场,主持人开场的声音早已经透过音响从四面八方传来。

沈书妤的心跳很快,却也不慌不乱。

等头发吹完,长发倾斜而下,沈书妤在一帮人当中似乎不染一丝烟火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方珏竟然找不出任何词来修饰沈书妤的美,她只想到了落入凡间的仙子。

舞蹈老师这会儿竟也十分庆幸,幸而当时导演选中的是沈书妤。

……

下午两点,拨开云雾见青天。

雨已停,收伞的收伞,脱雨衣的脱雨衣。舞台上的短暂空白,无人在意。

傅灼刚在于晓峰的寝室里睡了那么一会,也算是有点精神了。

他因为大四在外有工作室,所以根本不会回学校,但之前他也从来不住校,直接在校附近买了一套房一个人住。

男寝离操场近,这会儿操场上的热闹声陆陆续续传到他的耳里。

沣州市的湿冷还真不是说说的,傅灼刚起来,难免会觉得有点冷。他今天开了车来,就停在男寝下面,这会儿出门就坐上了车。

今天他来学校的主要目的是跟几个老师碰碰面,做了一些简单的交流。任务完成,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这样想着,傅灼脚踩油门时就稍微用了一点力气。

眼下校园内空空荡荡的,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人,都集中在了操场。

水泥路面难免因为下过雨而造成积水,车子速度稍微一快就容易溅起大片水花。

等傅灼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给人溅了一身水的时候车子已经划出去十几米,他看了眼后视镜,踩住了刹车。

不远处的女孩子戴着口罩,因为被水溅了大半身而拧起眉。

大冬天的,她上半身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衣,下半身则是轻飘飘的白色雪纺裙,裸露在外的小腿又细又白,脚上又踩着厚厚的棉鞋。

沈书妤却郁闷地有些想哭。

冰冷的水,她今天体验了好几回,真的很不舒服的。

本以为对方打算就这样一走了之的,没想到又见人下车。

沈书妤虽然很生气很生气,可狠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的。毕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见人朝自己走近了,她一边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珠,一边低着头轻声道:“学校里开车那么快是很危险的呀。你下次小心一点好不好?”

女孩子的声音带着南方人那种特有的娇,一字一句落入傅灼耳朵里。

待人抬起头,傅灼看着女孩子的这双星眸。

他薄唇轻启,漫不经心吐出两个字:“好啊。”

糖心纠缠全章节免费阅读

雨刚停不久,空气里好像都是重重的湿气。

沈书妤见对方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妥,一时之间也有些词穷。

她这个人本就不喜欢咄咄逼人,既然对方已经意识到错误,那她也不必太过追究。

倒是傅灼,竟然破天荒朝对方道:“那什么,不好意思。”

他注意到,她的裙子被打湿。雪纺质地的料子,一湿就会贴在身上,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从来我行我素,离经叛道的傅灼,道歉是什么?

若是那帮兄弟在场听了都要瞠目结舌,傅爷今天是吃错药了?

然而沈书妤的确有够惨的,一个小时前刚被人泼了红色颜料,那会儿不知是谁拍下了照片,将她的囧样四处传播。刚才方珏都发来了一张她被泼颜料的照片,自己看了都有些不忍心。已经有不少人对沈书妤致以“亲切”的问候,她不得不戴上口罩来躲避这些“关怀”。

这会儿沈书妤是接到了舞蹈老师的电话,她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就准备去一趟教导处。

那位给她泼了颜料的女孩此时就在教导处。

沈书妤对傅灼摇摇头,说:“谢谢,不用了,我就去前面的那栋教学楼。”

傅灼顺着看过去,前面是人文艺体学院。

可眼下,他甚至有那么一股冲动,想把对方的口罩摘下来一探究竟。

他很想知道这么甜的声音底下是一副怎样的面容。

于晓峰大老远就看到了傅灼那辆车。

低调又奢华的轿跑,除了是傅灼的还能有谁的?这学校里自称是富二代的多,但拎出来能和傅灼比的恐怕没有几个。

操场通往校外这一条笔直的道,刚才傅灼开车时轮胎溅起那一片水花洒在人身上时,于晓峰一行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啧啧。傅爷你可做个人吧。”

等走近了,见到傅灼跟一个女孩子站在一起,兴奋的于晓峰忍不住大喊:“傅爷,调戏小妹妹呐?”

沈书妤和傅灼闻言一起转过头。

傅灼看于晓峰时并没有太好的脸色,他淡淡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于晓峰摆摆手,说:“别提了,什么庆典啊,难看得一批,还不如去看漂亮小妹妹呢。”

跟着于晓峰一起的还有好几个男生,见到傅灼,都齐刷刷地打招呼:“傅爷。”

这阵仗,沈书妤都不免侧头看一眼身边这位“傅爷”。年纪轻轻的,倒是爷爷辈的人了?

眼前的男生很高,她不得不仰视。

其实沈书妤也不算矮,165的身高放在南方人里也算是高个子了。但上了大学之后,沈书妤才知道天外有天,据说北方的女孩子身高一米七以上是普遍。就比如她同寝室的朱佳佳就是一米七三。

除了长得高以外,眼前的男生五官长得也没得挑,十分阳刚之气。刚才对方从车那边走过来的时候,沈书妤甚至有那么一刻感觉到害怕。

他看起来好凶啊……不知道的还让人以为他才是来算账的。

但是于晓峰沈书妤倒是有些认识的。

都是人文艺体学院的学生,于晓峰那帮大三的男生总是浩浩荡荡的一起。这些搞艺术的学生都很另类,换句话说,都跟个小混混似的。沈书妤偶尔碰到他们,不是见他们抽着烟,就是见他们追着女孩子调戏。

然而传说他们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家里非富即贵。即便是平日里走在校园里不声不响的,还是引得一些人注意。

方珏就好几次拽着沈书妤的手说:“晓峰学长长得好帅啊!而且听说他们家都好有钱的。”

沈书妤却对于晓峰这些人并无好感,比如眼下,于晓峰就用十分吊儿郎当的语气对傅灼说:“真是,给你介绍院花妹妹你不要,我还以为你真的对女人没兴趣呢。”

听到院花两个字,沈书妤下意识低下头。

她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院花是谁,但她知道私底下有人喊她院花。

沈书妤会成为所谓的院花,是因为十月份军训时的一张照片。

那会儿一帮人灰头土脸的,谁都没有化妆,汗水湿了头发,黏腻在脸上看起来尤其不堪。摄影师却不知何时捕捉到了沈书妤坐在地上休息时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沈书妤正脸全露,咧着嘴笑得开心,在一群灰头土脸的学生当中尤其显得出众。

就这么一张照片,沈书妤在校园网上突然火了一阵子。有人称她是微笑天使,接着更有人称她是新晋人文艺体学院的院花。

有时候走在路上别人不知道沈书妤的名字,都会直接喊她一声院花。

可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称呼。

人文艺体学院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这里有表演系的学生,舞蹈系的学生,播音主持系的……每一个女孩子拎出来都有其自己的特点和美丽。把院花这个名号颁到沈书妤的头上,其实也是间接让她遭受更多的非议。

比如今天,很多人看到她被泼了颜料的照片后都笑话道:【这就是所谓的院花啊?人文艺体是不是没有人了啊?什么野花都能称为花了?】

【院花这个封号该不是她自己给的吧?】

人心都是肉做的,沈书妤即便是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心里还是会实打实的难过一下。后来她又安慰自己,其实自己长得真的比一般人漂亮也是事实,就让她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哼。

虽然雨过,但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

傅灼似乎能够感觉到沈书妤的不自在。

他抬脚轻轻踹了于晓峰:“妈的,老子今天怎么发现你跟个娘们似得。”

身高差的关系,傅灼看到女孩垂着脑袋,脖颈处露出一小节白皙的皮肤,上面有些些绒绒,她耳边则缠着几缕细碎的头发,软软的贴在那里。

乖死了。

一旁的男生闻言哈哈大笑,沈书妤却悄默声地抬脚往前走了,事实上,是趁他们不备偷溜。

她真的,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太没有正经人的样子了,根本不像是学生。跟他们如果扯上一点关系,估计这一个学期都要纠缠不清。

在沈书妤的认知里,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她却又明白,像于晓峰这些男生,大概是不需要学习的。

当然沈书妤也知道,他们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两种人,若不是意外,彼此生活根本不可能会有半点交集。

这会儿眼睁睁看着人溜走,傅灼也不能上前抓着不让,心里徒然升起些许的不快。

于晓峰眼尖,知道傅灼对对方有意思,连忙几步走过去拦住了沈书妤的去路:“小妹妹别走啊,摘下口罩咱们认识认识呗。”

沈书妤闻言下意识地伸手护着自己的口罩,眼底都是拒绝。

于晓峰看着沈书妤眯了下眼,道:“我感觉你有点眼熟的样子诶。”

说着,就想动手去摘人的口罩。

只是于晓峰刚准备动手,“啪”地一声,傅灼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

沈书妤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

傅灼看了沈书妤一眼,对于晓峰道:“行了啊。”

于晓峰讪讪收了手,干干笑着:“傅爷,这人谁啊你那么护着?”

旁边几个男生却见状闹哄起来。

傅灼冷冷的,对着于晓峰道:“护你妈,没看到人不乐意啊?闹腾起来看着烦。”

旁边原本闹腾的男生见状立即闭了嘴。

都知道傅灼这人从来对女人这种生物不感兴趣,他脑子里大概除了动画就是动画,哪里见过他这副护小鸡仔的样子。

再一看那个在傅灼身后的小姑娘,低着头,小小的个子,好像风一吹都能倒。

傅灼这才侧头对身后的沈书妤说:“还不走?”

口罩底下的沈书妤脸上早已经是绯红一片,她真的好讨厌这些男生啊。

瞪于晓峰一眼是她最后的倔强,随即她绕开人群快步朝对面走去。

然而却是沈书妤这一眼,看得于晓峰心里一酥。

靠,眼睛太好看了吧!

等等,不对,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女孩子走后,傅灼也抬起脚步打算离开。

于晓峰不怕死地又拦住了傅灼,八卦道:“傅爷,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那姑娘谁啊?也不介绍介绍。”

“不认识介绍个屁。”傅灼语气不善道。

“要我帮你打听打听嘛?看你好像有点意思哦。”于晓峰说着挑了挑眉,一副我懂的样子。

傅灼闻言朝于晓峰冷冷地勾了一下唇角,随即伸手挥开了这个碍眼的人。

眼前女孩子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

傅灼的心又回到平静,忍不住也瞪了一眼于晓峰。

真他妈是个脑残。

这样想着,傅灼干脆又踹了于晓峰一脚,力道不重,也就这帮人平日里玩玩闹闹时的样子。

于晓峰被傅灼这么一踹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不是,他也是想撮合这段美好的姻缘啊喂!

哼,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那个身影越来越远,一直到消失在拐角。

傅灼淡淡收回目光,双手放进运动裤的裤兜里。

这边刚给人一脚,那边傅灼却又突然对于晓峰开口:“帮老子打听打听,那女孩叫什么。”

推荐理由

糖心纠缠(傅灼沈书妤)章节在线免费阅读内容非常吸引眼球!关注本站;更多超甜小说等你来阅读!在本站寻一本你喜爱的书就是一壶清新的***,也是一个伴侣。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