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网络小说家我要成仙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恃宠而骄非常受读者喜欢,哪里可以免费阅读恃宠而骄小说全文呢?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完整免费阅读提供给大家,喜欢恃宠而骄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3

举报
下载阅读

网络小说家我要成仙倾心创作的言情小说恃宠而骄非常受读者喜欢,哪里可以免费阅读恃宠而骄小说全文呢?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完整免费阅读提供给大家,喜欢恃宠而骄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恃宠而骄小说全文简介

宣启帝性情阴郁深沉,后宫佳丽三千如同摆设,众人皆知陛下心里有个白月光,故而至今未曾立后。
谁料一夜之间,一道立后圣旨令朝野哗然,对象竟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贵人,大臣们纷纷高呼圣上三思!
一众后妃含泪相觐,“皇上,难道您忘了大明湖畔的楚小姐了吗?”
——
楚湫重生了,成为了五年后一个不受宠的小小贵人身上!
当今圣上传言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可居然就是当年一直对她痴缠暗恋的三皇子!?
楚湫:???
皇帝:湫儿是否不喜后宫的嫔妃?
楚湫:……没有。
皇帝:那朕下令将她们全斩了可好?
楚湫:(⊙x⊙;)

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当年看到她尸体时,赫连策也是不信的,直至亲眼看着她下葬,他本想将她迁入皇陵,可顾念崀天会不愿,便也只能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却不想他们竟如此欺瞒自己!
她居然还活着!
“属下不可能会听错,如此推断,很有可能楚小姐尚在人世,而且婧嫔娘娘知晓其下落,所以婧嫔娘娘才会与李将军与楚大人联系,就是不知……楚小姐如今在何处。”黑衣人犹豫不定的道。
书房里异常寂静,男人闭着眼薄唇紧紧抿着,只是呼吸难得有了清晰的起伏,半响,才沉声道:“滚。”
话落,黑衣人连忙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御书房,倒是王德全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明显感觉到屋里气氛不对,也是连句话也不敢多说。
“明晚将李将军请来,朕要与他共饮一杯。”
“是。”王德全大气也不敢喘。
长乐宫。
香炉鼎上冒着丝丝白烟,雅致素净的内殿中响起着缕缕琴声,舒缓动人,闻着心静。
一个绿衣宫女端着一杯热茶躬身来到抚琴女子身侧,恭声道:“夜已深,娘娘不如早些休息。”
琴声戛然而止,女子眼角一瞥,声音清淡,“你也觉得我弹的不如她?”
“奴婢不敢!”宫女连忙慌张的跪倒在地,身子开始发颤。
接过茶盏,女子轻轻抚了下茶盖,眼眸微垂,“我琴艺的确不如她,只是可惜,人死了。”
“那等妖女惯会迷惑男子心智,老天爷收走了她是上天有眼,娘娘做的是好事。”宫女认真道。
佟贵妃瞧了她眼,“起来吧。”
话落,宫女似松了口气,紧接着耳边骤然响起一道微冷的女声,“你记住,楚湫是自己不慎落水,日后本宫不想从你嘴里听到其他言论。”
霎那间,宫女又猛地低下头,声音似在发颤,“奴婢该死!”
抿了口热茶,女子秀丽温婉的面上闪过一丝淡然,“听闻皇上将长虹赐给了婧嫔。”
宫女低着头不敢说话。
“事情办的如何。”
说到这,宫女不由左右环视一圈,这才上前一步凑近道:“娘娘放心,我们的人已经在窗前抹了醉仙露,那婧嫔日日都喜欢在窗前看书,醉仙露无色无味,娘娘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得来的,用在那人身上也算是抬举了她,只要再过个七八日,到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她。”
轻抚着琴弦,佟贵妃眼帘微抬,“莫要让人察觉。”
“这个娘娘自然放心,就算真到了那时候,还有承乾宫的顶着,毕竟是那边动的手。”宫女笑了一声。
夜依旧寂静无声,黑暗笼罩四处,只剩不断被风吹动的枝叶……
楚湫不知道自己那日与李齐的对话有没有被人听了去,不过按照此时赫连策对她的态度来看,对方应该是还没有察觉她的身份。
也不敢再有什么异动,甚至连书也不敢看了,她忘了一件事,不管前朝后宫都是赫连策的,他若想监视自己,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发现。
静静的坐在软榻前绣着荷包,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熙熙攘攘人不知在外忙着什么,楚湫不禁对外喊了一声。
“主子有何吩咐?”花怜立马走了进去。
总觉得胸口有些闷,楚湫不由从旁拿了颗青梅放在嘴中,“你们在忙什么?”
说到这,花怜立马回道:“后日便是中秋,这些都是内务府发放下来的节礼,奴婢听闻皇上还要在后日宫宴上替镇国大将军他们践行,那吐蕃蛮人如此嚣张,这次定要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才行。”
镇国将军也算是难得的为国为民的忠臣,楚湫记得对方与她爹爹还是故交好友,此次哥哥同行,想必也会受到不少照拂。
“只是主子……您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这两日胃口也变少了,是不是桃儿走了,奴婢伺候的不得当?”花怜满脸忧心的看着她那张精神气不太好的面容。
后者抬手摸了下额心,继而微微摇头,唇角微微勾起,“许是入秋,这几日受了寒,你去帮我叫个御医来就好。”
如果是普通受寒楚湫自然不会请太医,可在宫中,还是事事谨慎些为好。
“主子,长寿宫来人了,太后娘娘传您觐见。”这时一个宫女忽然在门外出声道。
楚湫眉间一皱,慢慢放下手中的针线,该来的始终都会来。
换了衣物,外面的天的确有些凉,行了将近半刻钟才来到长寿宫外,太后并没有在明面上为难她,通报后,便传她进去。
内殿中弥漫着一股驱散不开的香料味,似檀香,却又不像,闻着的确让人舒缓身心凝神静气,等楚湫进去时,只见屋里只候着一个老嬷嬷,楚湫认得,那是太后的心腹赵嬷嬷,当年可没少暗地里给她使绊子。
屋内摆设并不奢华,软榻上正坐着一个手持佛珠的老人,纵然风华不在,可轮廓间依旧能看的出她年轻时的绝艳,佛珠不时在她手中慢慢转动着,赫然是一个和善的老人,楚湫有些想笑,有些人亏心事做多了自然就想一心向佛以慰心安。
“嫔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内殿中忽然响起一道沉静的女声,随着佛珠慢慢转动,老人微微睁眼,也不看她,“起吧。”
慢慢起身,楚湫站在那依旧低着头不敢多言。
眼角一瞥,视线中女子一袭芙蓉色八幅锣裙端庄出众,落落大方,身形婀娜有致,却又不带妖媚,虽低着头,可仔细看的出那是一张俏丽出尘的面孔,但却给人一种柔婉沉静之意,犹如那江南水乡女子,娉婷动人。
“的确是个美人,难怪皇上如此宠爱。”
难怪前前后后送来那么多肖像的人皇帝也不理睬,长的再想,到底不如韵味像,这婧嫔纵然容貌不同,但这气质却是像了个七八分。
太后老眼一眯,“抬起头来。”
楚湫顿了顿,还是微微抬头,只见太后正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
骤然对上这双眼睛,太后顿时皱起眉,手中转动的佛珠突然一停,怎么会这么像!
“听闻你父亲是松明县知县,虽是知县,但能养出你这般出众的女儿,想必也是个有心的。”太后面上带着抹和蔼的笑意。
不知对方传自己来所谓何意,楚湫只是低着头恭声道:“父亲不才,故而这么多年才只是一个知县,但依旧时刻谨记着皇恩浩荡,嫔妾能有幸侍奉皇上是嫔妾的福分,父亲定也是这般感想。”
看着这个谈吐有度的女子,太后眼中的笑意越来越大,从进来至今,这一举一动间皆是大家闺秀风范,莫说她那不成器的侄女,就连名门出身的德妃怕也做不到在自己跟前如此淡定自若,有些气度是装不来的,这真是一个知县之女?
屋内瞬间寂静了下来,一时间只剩下佛珠转动声,须臾,才响起一道没有温度的声音,“那你可知罪!”
楚湫抬起头,故作惊慌的道:“嫔妾惶恐。”
“后宫是皇上的后宫,不是你一人的地方,你不劝着皇上雨露均沾,却一味占着独宠,难道你想做那祸乱宫闱的妖妃不成!”
太后眼眸一厉,手中佛珠骤然甩在她跟前,散落一地褐色佛珠。
楚湫立马跪倒在地,面上全是惶恐,“太后娘娘恕罪,实际皇上也只曾召幸过嫔妾一夜,其余也只是与嫔妾说说话而已。”
说完,太后却是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哀家冤枉你了!”
一旁的赵嬷嬷也是厉声道:“如此说来,婧嫔娘娘白日魅惑皇上,岂不是更过分。”
“嫔妾绝无此意,还请太后娘娘明察!”楚湫低着头,不曾想这太后如此老糊涂,居然明面上为难自己。
“你时常白日进出御书房,那国之重地,岂是你一个后宫妃子能进出的,难道这也是哀家冤枉了你!”
太后紧紧盯着她的反应,越发觉得可疑,这绝不是一个知县之女,多年以来的直觉告诉她,这女子定不能留。
“嫔妾进出御书房时皇上要求,绝对不敢有任何窥探。”
这时一个宫女忽然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只见她伏在太后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立马神色一变,“起来吧,哀家不过询问你几句,瞧把你吓得,让人瞧见还以为哀家苛待了你。”
楚湫眸光一闪,悄悄挤出几滴泪含着,又极其缓慢的撑着地面想起身,这时屋外却突然响起一道“皇上驾到”。
随着帘子被人撩开,只见一道明黄骤然迈进,待看到地上跪着的人时,不经意眉间一皱。
“皇上这急匆匆的,莫不是以为哀家要吃了你的美人。”
太后随手端过一旁的茶盏,冷眼瞧了下地上的人,好个小蹄子,跟她来耍花样,真是好的很。
楚湫这时也站了起来,低着头站在一旁没有作声,赫连策也不坐下,看着太后微微颔首,“儿臣并无此意,只是恰巧想听婧嫔的琴,顺便一同过来给母后请安。”
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太后手中的茶盏被她握的极紧,她是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这种话不知在先帝那听了多少遍,却做梦也没想到这话会从自家儿子嘴里出来,他不是一直都对那个死人痴迷不悟吗?
慢慢放下茶盏,太后淡淡一笑,“皇上这口不对心的话还是说给自个听吧,母后还以为你会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如今能看开自是最好不过之事。”
许是跪的久了,楚湫竟有些头晕,此时也是强撑着,不过事实证明她身边的确有赫连策的人,不然又怎会这么快知道她来了长寿宫。
闻言,赫连策神色不变,声音凉薄,“过去之事儿臣早已忘记。”

恃宠而骄在线阅读精彩章节

楚湫不经意扫了他眼,男人眼中毫无温度,她一时也有些自嘲,赫连策不宠幸妃嫔不一定是为了自己,自古以来又有哪个帝王是长情的,只是被外界解读成因她而已。
“你能如此想自是最好不过,哀家如今就担忧你子嗣一脉,皇家龙裔不仅仅是你一人之事,更是国之根本,你莫要让母后日后无颜面见你父皇。”太后语气放缓许多,此刻也是带了些实意。
赫连策依旧声音平静,“儿臣会将此事放在心上,母后如今保重身体最为要紧。”
太后垂下眸,低叹一声,“母后如今也是半截身子要入土的人,能挂念的只有你与你舅舅他们,此次你舅舅虽然行事不对,可到底也是你舅舅,其中必定是有何误会,你莫要听信奸佞小人之言冤枉了好人。”
绕来绕去还是说到了这,楚湫也是明白了,太后此番召见自己前来是幌子,引赫连策过来是真,刘家出了这种事赫连策已经不再听太后的求情,这次先打温情牌,再引入正题,当真是绕了个好大弯。
闻言,男人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反倒目光灼灼的看了眼太后,“母后也说国之根本不容任何疏忽,朕不会听任何奸佞小人之言,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贪赃枉法之辈。”
太后脸色一变,赫连策却以微微颔首,“儿臣还有公务在身,下次再来探望母后。”
说完,不等太后言语,人已经径直大步离去,楚湫微微福身,紧接着也跟在身后,屋内瞬间寂静了下来。
一杯茶盏骤然摔在地面,碎裂一地瓷片,一旁的赵嬷嬷连忙上前劝慰道:“太后何必与皇上置气,皇上的性子您也不是不知晓,莫要为了他人坏了您与皇上的情分。”
“源华虽说偶尔行事出格,可到底也是皇上舅舅,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到底他还是因为那件事,源华那样做也是为了皇上,如今竟是连他舅舅也不放过,怎能不寒哀家的心!”
太后一掌拍在桌上,布满皱纹的面上满是怒意,似乎真寒了心。
“只要太后在,皇上多少会顾忌着您的面子,定不会对刘大人如何的,而且皇上不也提拔了许多刘家年轻子弟,只是不好做的太显眼,毕竟刘大人做了这等事,若是皇上一味偏袒难免会引起朝臣不满,您也得体桖一下皇上的处境才行。”赵嬷嬷轻声劝道。
闻言,太后却是疲乏的揉了下额心,“皇上啊,就是心思太重,凡事都想牢牢握在手心,不像他父皇,以皇上的性子,哀家若是不早做准备,刘家迟早会没落下去。”
秋风习习,出了长寿宫,外面一行浩长的銮架屹立在那,看到皇上出来,王德全立马迎了上去,“皇上,李将军已经在侧殿那里等着了。”
楚湫眉间微动,依旧不动声色跟在身后。
赫连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女子,薄唇微启,“你连朕都不怕,母后便将你吓成这样。”
楚湫眼神微动,抬手碰了下自己的脸,轻声道:“许是入秋,嫔妾受了寒,与太后娘娘无关。”
这倒不是她为太后解释,若说是被太后吓的,那就显得太过矫情,别人怕也不信。
那张素面朝天的小脸上略显苍白,气息的迟缓看的出她的确有所不适,芙蓉色衣裳也生不出丝毫艳丽感,整个人沉静的犹如一潭平静无波的池水,激不起任何涟漪。
赫连策就这么定定的望着这个奇怪的女子,他本以为她会与湫儿有何干系,原来她们一直都是两个人。
他心里竟是有些复杂,如今想来,她能与湫儿一样的绣法,也定是对方亲手教的,赫连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人。
“那就找个太医看看。”
话落,男人已经坐上了龙撵,神情冷淡,那句话随着秋风飘散,一切像只是她的错觉。
浩长的銮架渐渐离去,楚湫站在那定定的望着那道明黄的身影,霞色裙摆随着秋风渐渐摆动,身后的花怜忍不住上前一步,轻声道:“主子,咱们还是快些回宫吧,您本就身子不好,可吹不得风。”
回过神,楚湫微微点头,慢慢往宫里走。
有些时候的确不能逞强,一回宫她便让花怜去叫太医,如今桃儿走了,她没了人去给哥哥送信,宫里她谁也不信,如今看来只能先断了与哥哥的联系,不让人抓到把柄才最重要。
“主子!不好了!”
最近刚提的一等宫女紫意忽然急匆匆走了进来,面上满是急切,“花怜姐姐被沐昭仪她们给拿下了!”
楚湫正在绣着荷包,闻言却是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紫意面上难掩慌张,更是急急忙忙的道:“先前花怜姐姐去给您请太医,谁知半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沐昭仪她们,沐昭仪说自己也身体不适,想将太医带回宫看诊,花怜姐姐一时解释了几句,谁料沐昭仪说花怜姐姐狗仗人势目中无人,竟是当场让人打了花怜姐姐二十大板,如今人怕是还在御花园呢。”
眸光一顿,楚湫放下手中绣活看了眼窗外阴沉的天色,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来到御花园凉亭处时,那里依旧围了不少人,远远便听到玉嫔那煽风点火的声音。
“沐姐姐您瞧这贱婢说的都是些什么话,这分明就是不将您放在眼中,就知道狗仗人势,您的千金之躯岂是那个知县之女可以比拟的?”
走近后,楚湫一眼便看到了地上趴着的花怜,她已经晕过去了,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宫里的人下的都是死手,二十大板一个健硕男子都撑不住,更何况一个柔弱的女子。
“玉嫔姐姐说的好生有道理。”
凉亭中坐着的人顿时闻声望去,当看到来人时,玉嫔忍不住轻笑一声,“婧嫔妹妹莫见怪,奴才不懂事,沐姐姐也是帮你管教一二,若是日后冲撞了妹妹那该多不好。”
沐昭仪坐在那懒懒的抿着清茶,眼也未抬,她父亲受皇上重用,所以她也一向倨傲,就连云妃也未曾怕过,更何况一个小小知县之女。
楚湫走近后也不看地上的花怜,而是来到凉亭中对着沐昭仪微微福身,“嫔妾见过昭仪娘娘。”
玉嫔似乎很得意,语气略带嘲讽,“这进了宫可不像那些穷乡僻壤一般,如今可得事事讲究规矩,好在今日这贱婢冲撞的只是昭仪娘娘,若他日冲撞了皇上,妹妹的麻烦可就大了。”
“那玉嫔姐姐不妨告知妹妹,我这宫女是如何冲撞昭仪娘娘的,也好让嫔妾警示御下。”楚湫面上依旧带着平静的笑意,似乎一点也不动怒。
倒是玉嫔身后那个宫女忽然出声道:“昭仪娘娘想让何太医看诊,可婧嫔娘娘的宫女却颇为微词,可见内心不知如何在编排娘娘们。”
宫女说话不阴不阳的,倒继承了她主子的性格,楚湫眼角一瞥,上前一步,抬起胳膊措手不及就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
凉亭里瞬间陷入一片死寂,清脆的响声震惊了所有人。
“主子说话,何时轮到你一个奴才插嘴。”她语调清淡。
“你——”玉嫔气的骤然起身,“你竟敢打本嫔的人!”
楚湫微微一笑,仪态端庄,不急不缓的道:“是玉嫔姐姐说的,皇宫可不是什么穷乡僻壤的地方,凡事都得讲究规矩,只是玉嫔姐姐的人规矩似乎并不怎么好,嫔妾也只能替您管教一二,免得他日冲撞皇上,那可就是大罪过了。”
——
乾清宫内弥漫着一股醇香的酒气,宫人们陆陆续续上好菜肴,李齐坐在那倒有些受宠若惊,不曾想皇上今日竟然想与他共饮一杯。
“这是父皇珍藏的萃晶酿,朕不爱这些,却记得李将军是爱酒之人。”赫连策轻笑着给他添上一杯酒。
李齐连忙接过,语气恭敬,“皇上能记得微臣喜好,乃微臣荣幸。”
殿内只有王德全一人伺候着,弥漫着浓郁的酒气,闻着便让人有抹醉意。
赫连策似乎心情不错,眼中含笑,还抬手拍了下他肩,“你性子一向不拘小格,朕今日找你只是随便说说朝中之事,不必拘束。”
见皇上今日似乎有什么喜事,李齐也不是什么文邹邹的人,当下便一饮而尽,感叹不已,“的确是好酒。”
赫连策眸光微动,随口似的道:“李将军可得悠着些,这酒听闻烈性大。”
李齐什么酒没喝过,自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一旁的王德全又立马给他满上一杯。
“刘家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你如何看?”他神情瞬间又严谨起来。
李齐自是一本正经的回道:“恕微臣直言,这些年刘大人仗着与皇上的关系,不知行了多少出格之事,此次定是要处理的,可如果太过严厉,定会寒了刘家的心,太后娘娘那皇上怕也不好交代。”
这的确是件难事,李齐皱着眉头又喝了一杯,别说,这一杯下肚他脑袋竟然天旋地转起来。
“你说的对。”
赫连策神色不变,直到见对面的一个劲的揉着脑袋,才忽然一笑,“若是湫儿看到你如今已经独挡一面,必定会很欣慰。”
李齐脑袋晕晕沉沉的,甚至整个人已经趴到了桌上,迷迷糊糊的呢喃着,“三小姐……三小姐……”
一旁的王德全有些想笑,这李将军已经很不错了,当年先皇喝了一杯便昏睡了整整一夜。
赫连策慢慢倾身,手中也端着一杯水酒,冷硬的轮廓上哪还有先前的平易近人,眸光深邃一片,“你与婧嫔是什么关系。”
“三小姐……三小姐……”李齐一直在揉着模糊不清的嘀咕着,“三小姐……她是三小姐……”
王德全手上的酒壶瞬间摔碎一地。
男人手中酒杯骤然碎裂,目光如炬,“你说什么!”

楚湫赫连策小说推荐

恃宠而骄楚湫赫连策小说故事构思精巧,开篇有趣,一观既能抓人眼球。 笔下人物生动活泼,作者文笔有灵有爱,是以写出来的宠文富有独特的韵味, 让人观之便有种跟随女主身临其境被宠的愉悦!总之,此文称得上精品!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